請好好地保有不忍於他人受苦之心


不知有人會像凱洛一樣看到「潭美新幹線」這樣的標題後,而感到難過嗎?而不是按開心的笑臉!該圖出自:天氣風險WeatherRisk粉絲專頁,是由彭啟明博士於2003年創立,同時也是知名佛教電視台氣象主播。不知為何在他人受苦之際,團隊還有心情寫著自以為是創意,大標:「潭美新幹線」,副標:「週六清晨沖繩出發,週一上午直達北海道」。粉絲專頁之留言後來也疑似被刪除,如下圖顯示:‘Most relevant is selected, so some replies may have been filtered out.’,凱洛擔心著這可能會引發所謂的Butterfly Effect(蝴蝶效應)。

圖: 於天氣風險WeatherRisk粉絲專頁的留言被刪及其相關回覆

私訊轉貼原留言內容給WeatherRisk(內容如下圖)所收到的回覆: 

「您好,針對潭美新幹線一詞,我們是形容它移動速度非常快,沒有別的意思,或是不尊重任何人。電子新聞或是媒體報導,並不是由我們主動發送或是買新聞媒體,我們只會公開於自己的臉書社群及官網。針對您的意見,我們也會再討論及思考,避免媒體扭曲或是下標題的方向,謝謝您。」

凱洛很訝異於從一個不適切的標題,竟然從一個有8萬6千多粉絲的po文,各大媒體大肆渲染的報導,從專業媒體人帶頭,到被轉到個人網頁,甚至還以此為題開了新對話視窗,大肆做文章,其中有很多不勘入目的留言,讓凱洛看了直搖頭。對於WeatherRisk的回覆,凱洛思考著,如果自己就是第一隻振翅的蝴蝶,為何還怪其他蝴蝶亂飛?看看潭美新幹線圖檔被轉載相關新聞稿,說真的,台灣很多炒做的新聞,發了這麼多,卻老是抄來抄去乏善可陳!媒體後續也發表了像是今年24颱風過門不入、準颱風康芮「看起來」像朝台灣而來等等,請將生命拿來浪費在一些有意義的人事物上吧!請勿繼續渲染大肆做文章或轉發踐踏他人的生命當作是笑話。

不知曾幾何時,我們已經失去了感同身受的心!不只是媒體,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身邊的人越來越冷淡、甚至連認識的人回話似乎比較無法顧慮到對方的實際情況(是否目前心情低落、工作不穩定、相關資源缺乏、處境較差等等),然後自以為幽默地說話,這些在此就不再多詳加贅述。總之,這些都是我們寶貴的借鏡,凱洛也是常提醒自己:尊重他人也是尊重自己呀!現今的社會,人心道德敗壞,有良善慈悲心的人已經不多了,若您仍保有這樣不忍於他人受苦之心,請好好地保有。

一樣有出現新幹線一詞,為何這篇沒有讓人觀感差:潭美將橫掃日本今沖繩取消260航班。難得一見有智慧的記者,並不盲目隨波逐流亂下標題,他將颱風的速度形容如同新幹線一般猛快,而非續用WeatherRisk所引導下的標題,似乎是把潭美颱風當成是新幹線,然後帶頭引發媒體記者們相關不適切的標題。也或許該粉絲專頁製作該圖的本意是沒有污衊或戲謔他人不幸的意思,但今天WeatherRisk錯用了主題,其他記者們可能不假思索地引用,又接續一連串所謂灑狗血的標題,請問看在受災戶的人眼裡,這情何以堪?好不容易因為311 大地震,日本人對台灣友好感增加,我們後續的受饋卻是無形的,當你在世界的角落遇見日本人,知道你是台灣人,然後他用力的對你豎起了大的拇指,即使你根本沒捐過半毛錢給日本。這世上有很多事情包含災難都是無形的,人的力量雖然很小,但如果一人一善念,相信愿夠大,是可以轉化或減小這些看不見的事物。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覺到近10年來只要有災難,都是大災大難,越是近期災難越來越嚴重,像是今年已經不知第幾個都是Super Typhoon(超級強颱),或許這些都是上天發出的警訊,但我們人心敗壞,大家還執迷不悟。如何培養同理心,類似的詞彙諸如「後山xx」、「護國神山」、「潭美新幹線」等。這些其實真的並不好笑,且有損自己的人格,建議未來或許在面試新聞工作者,應加重同理心這個面向的評估,還有測試說話是否老實。記得看過謝祖武曾拍過一部網路劇,出自SELFPICK團隊製作的The Bar(私室),內容揶揄公部門做事只會逢迎諂媚長官,實在不值得人們學習,看盡人情冷暖,這些各行各業皆適用,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同理心的社會,人溺己溺、人飢己飢,自己的心性,唯有自己把持,讓我們一起來好好地重新反省。( 若無法觀看,請點擊此處 )

私室THE BAR-第1集:Old Pal – YouTube (由6:58開始)

原留言於粉絲專頁的內容:

「Indeed, 就像先前颱風重創東部,卻下了護國神山標題,完全不顧東部人的感受,這個社會需要多一點對他人受苦的同理心,社會角落的力量很小、聲音也很小,但一樣需要基本的尊重。 媒體人就像公眾人物一樣,更甚影響國際上對我們台灣人的觀感,媒體傳播出來的內容,全世界只要有網路的地方都看的到,台灣媒體所撰述的內容,代表的是全體台灣人這樣的一個集合名詞,更需要以身作則!請給社會一個好榜樣,大家共同努力!讓社會越來越有愛、多些關懷慈悲的心。」

最後,與大家分享一位年紀雖輕,出身在一個各方面並不富足的國度,對社會底層的人事物確保有滿滿的熱情與關愛,反觀我們生在不愁吃穿的台灣,是不是更有能力去展現我們對全人類的愛呢?Alice Phoebe Lou是一位創作型歌手, 1994年出生於Cape Town, Africa(南非開普敦),2013年開啟了用自己的創作音樂闖蕩世界的計畫,獨自來到了德國柏林,一個當年才18歲的小女孩,身上只有500歐元,大約台幣不到2萬元,在北德求學過的凱洛知道,她身上僅有的大約只夠付她在柏林一個月的房租,她卻勇敢地踏出國界,並且在街頭演唱著,試圖用音樂喚醒人們遺忘很久的、也是最原初的善念,經歷了幾年的努力,她的聲音慢慢地被人們發現,也開始有了一些表演舞台…..。在Performance | Alice Phoebe Lou | TEDxBerlin時她說她並不想成名賺大錢這類的事情,因為社會上大部分所謂的政商名流,大多是跟著自己的慾望走,想要權力想要賺大錢,賺了名聲賺了大錢,還要更多更多,但更多都滿足不了自己的慾望。而她,只想單單純純地將自己創作的音樂&歌聲貢獻於這個社會。她身上所發出的光芒,是從一顆良善的心出發,分享光與愛給這個社會,唯有愛,才是讓這個社會越來越好的種子。這首Alice Phoebe Lou 的創作曲Society(社會),社會的角落有誰願意去關心?人們總說那是等到退休有錢有閒時再去做的事。或許我們能先從關懷身邊需要幫忙、陪伴的家人&朋友開始,慢慢地培養對他人受苦的同理心,這個社會不該僅僅以金錢、地位或是擁有了多少的權力來評論一個人的成就、高低,有很多我們看不見的東西,是用再更多的金錢或名望都買不到的,也請好好珍惜身邊那些還愛著你的人們,珍惜每個何其可貴的緣分。( 若無法觀看,請點擊此處 )

Video:Alice Phoebe Lou – Society 

Music Video & Lyric owns by Alice Phoebe Lou

Oh, he stands in front of me
And he’s staring manically
Screaming oh society
What have you done to me?
 
The ground I’ve tread so many years
All this blood and sweat and tears
Just to be inside your mould
And do just what I’m told
If only I had been so bold
But now my body’s getting old
And time is oh so golden
If only it could be frozen
 
But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Oh society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Oh, my liberty
Oh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Oh, society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When you brainwashed me with formulas of how I should be
Shaped me and raped me of my individuality
Schooled me and fooled me
Told me what I could and could not see
Took me and shook me
Of my urges to be free
Photo: 攝于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 (Modern One) 愛丁堡蘇格蘭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